【纪实文字:城中村的良心好房东大郎先生】(05)作者:大郎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5730


  予人玫瑰,手留余香,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「红心」,举手之劳。 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 五

  那天傍晚,我就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,看着大黄调戏了一个又一个进进出出的美女。

  虹英小美女的反应是这样的:「色狗,又来!」她一边捂着屁股一边把手里的烤串扔到了地上,大黄屁颠屁颠就去吃烤串了。

  清丽脱俗的白雪妹妹是这样的:「滚,一边玩去。」作势拿手包要去打大黄的脑袋。大黄撒丫子就跑。看似柔弱的白雪曾经拿着一条拖把棍在院子里追杀大黄整整10分钟,大黄算是服软了。

  丹红妹妹是这样的:「哎呀,房东你管管吧,它把我大腿舔的湿哒哒的,我澡白洗了。」准备出门的她终于换下了睡衣,穿上了一件卡通T恤配牛仔短裙。
  她胸前的一对巨乳把T恤撑得鼓鼓囊囊,随着走路的节奏一颤一颤,我都有点担心她重心不稳。

  彩霞也回来了,她看都不看我一眼,「大黄,还是你有良心啊,还记得我的好处……」彩霞一边转着圈圈逗着大黄,一边指桑骂槐地羞辱我。

  「彩霞饭吃过了吗?」我献殷勤道。

  「吃过了怎么样,没吃过又怎么样?」彩霞虽然跟我说话,却不看我。
  「没吃过我给你做面条呗。」

  「不稀罕,我怕噎死。哎呀大黄!要死,被你舔到了!」彩霞跟我说话分了心,一下子被大黄捡着了机会,钻到了她连衣裙底下。

  「面条哪能噎死人啊!」

  「大黄,来,去我房间玩儿。」

  「喂,别教坏我家大黄。」

  「你就省省吧,这院子里就属你最坏!」彩霞翻起一个白眼,不跑了,叉开腿任由大黄在她裆下钻进钻出。

  「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和杨春又和好了。」

  「你管得着吗?」

  「嘿嘿,彩霞,之前的事就不提了,我将功补过,给你做面去好不好?」我嘿嘿笑道。我还是挺想操她的,不能把关系搞僵了。

  「不需要,你个黄鼠狼,没安好心!」

  「干嘛说这么难听,你也不是鸡啊!」

  「我不跟无赖讲话。啊,大黄!舌头往哪钻呢!」彩霞拍了一下大黄的脑袋转身回屋去了。

  彩霞刚进去,杨春在外面敲门了,她不是我这里的常住人口,自然没有钥匙。
  我堵住门口:「杨春,你干嘛来了。」

  「我找彩霞呢。」杨春今天穿的还是昨天那条裙子,连那条破洞的黑丝袜都没换过。

  「你们不是吵架了吗?」我明知故问。

  「又和好了,一个单位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哪能跟仇人一样啊。」

  「她昨晚把你怎么了?」

  「哦,你都知道啊!还来问我?」杨春翻了个白眼。

  「她咬你了?」

  「哪能啊,玩儿呐!」

  「听说她欺负你了。」

  「我跟你说,她昨晚把我伺候舒服了。」杨春满脸得意。

  「你也喜欢女的?」我感觉杨春不像双性恋。

  「什么啊,没男人的时候,黄瓜不也用得上嘛。」

  「你又不是没男人。」

  「你不懂,有些方面女人更懂女人,玩得比男人爽。」

  「杨春,你变坏了。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,你还会脸红呢。」
  「这都什么呀,你堵在门口什么意思,快让开。」杨春推了我一把。我个子矮,毕竟是男人,她推不动我。

  「你欠我一个交代。」

  「欠你什么。」

  「你昨天说让我操的。」

  「操不操的进去说啊,难不成你想在这人来人往的大门口把我操了。」杨春拿胸部推了我一下。

  「可以吗,我真想试试。」

  「滚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不要脸。」

  「你先表个态,我再放你进去。」

  「你再不让,我可喊人了。」

  「喊谁?」

  「彩霞,有个坏东西挡着我不让进!」杨春张嘴就来。

  「死大朗,你给我让开。」彩霞在屋里叫道。

  彩霞有令,我只好让开。不过大黄却早已等的不耐烦,一下子就扑了上去,把杨春吓一跳,「哎呀,这死东西怎么回来了!」

  大黄看到杨春兴奋极了,一个劲地往她裙子下面钻。杨春手捂着裙摆,夹着腿撅着臀,我在她身后看得火起,上前一把扣住她的屁股抓了一下。30岁的人了,屁股弹性还是那么好。

  「哎呀妈呀,你个死东西。」

  杨春向后一个蹬腿给了我一脚,却被大黄钻了个空,一下子钻她胯下去了。
  不知道两腿间夹着一个毛茸茸的狗头是什么感受,反正杨春直接把两腿开得大大,大概也是不愿意夹到狗头。

  这时我听到一阵丝袜破裂声,大黄好样的,直接把人裤袜裆勾烂了。

  「呀!大朗,你要赔我袜子!」杨春一声惊叫。

  「你那袜子本来就破的。」我不服。

  「那也还能穿,它这么一勾,彻底完蛋。所以你必须赔。」

  「赔袜子可以,你先陪我睡觉。」杨春虽然邋遢,对于她的美色,我却垂涎已久。

  「想得美!」

  「你就这么看不起我?」我很郁闷。

  「说实话,大朗哥,你长得实在太那什么了,我昨天本来是要陪你的,后来实在过不了心里这关。」

  「小军长得也不咋地。」我很不服。

  「比起你可强上不少。」

  「那不一定,那方面,我是有自信的。」

  「我说的是长相。」

  「关了灯还不是一样,咱拉起帘子关了灯做。」我循循善诱。

  「我再想想吧。」

  「你不答应,我就把你和彩霞的事情告诉小军。」

  「你去告吧,没事,他又不是不知道。我们三个早一起玩过了。」

  我落败了,不过这种美丽的臭女人,也只有大黄最喜欢,先算了。

  「你把它拉走。」杨春指了指一直钻在她下面忙活的大黄。

  「我不管,你下次过来之前先把屁股洗干净,它就不找你。对了,每次都来我这边洗屁股,你还没有交水费。拿钱来!」我伸手一滩。

  「那你别怪我对它不客气。」杨春恶狠狠道。

  「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。」

  话音未落,就看见杨春脱下了一只高跟鞋,手拿着鞋掌,用鞋跟去砸大黄的脑袋。大黄痛得哇呜一声逃跑了。比起美味,显然生命更重要,看来大黄并不是一只合格的吃货(色狗)。

  杨春从容不迫地穿回鞋子,迈着优雅的步伐进了彩霞的屋子。

  我在后面看得咬牙切齿,眼睛余光却瞟到二楼一个靓丽的倩影,新来的辣妈安琪正在楼上看热闹呢。

  「安琪,下来玩啊。」我热情招呼道。

  「答应了请你吃饭的,要不吃饭去吧。」安琪用手一拨头发,姿势性感极了。
  「好呀好呀。」我乐的吱吱叫,安琪后来评价我活脱脱一副猴样。

  肯德基里面,我和安琪的回头率最高,或许,一个美女在餐厅里吃饭并不奇怪,但如果美女跟一个猴子共进晚餐,那么一定会引起围观。此时的我就是那个受到最多关注的猴子。

  「安琪,我有点后悔跟你出来了。」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出门前忘记收拾一下了,形象不是太好。」

  「咱又不是约会,有什么关系,我不嫌你。」

  唉,我叹了口气,像我这样的人,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美女的约会对象,无论再怎么努力也不行。

  「怎么了。」安琪问道。

  「没事,突然有点晕。」

  「怎么了,要不要紧,送你去医院看看?」

  「没事,老毛病了,如果有人按摩一下就好了。」

  「我给你按一下。」

  为了达到气人的目的,我直接侧头趴在桌子上,安琪从对面给我按摩,我一边享受着安琪的服务,一边享受着餐厅里其他雄性的嫉妒眼光,得意起来时我还对那些人挤眉弄眼。

  安琪手法很好,我都怀疑她是职业搞按摩的了。

  「你好专业。」

  「在家经常给父母按的,练出来了。」

  真是个孝顺女儿啊。唉,我又叹一口气。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你说,我咋就找不到你这样的老婆?」

  安琪笑而不语。我的内心有点小刺痛。

  晚上睡前,我又找安琪聊了会儿,跟她介绍了一下这边住户的大致情况。怎么和那些人相处,之类的。

  「谢谢你啊。」

  「谢啥,应该的。对了,小家伙什么时候过来。」

  「明天就接回来。」

  「哦,那你休息吧。」我恋恋不舍退出了安琪房间,我好喜欢闻她身上的那股沐浴露味道。

  我来到卫生间,安琪换下的脏衣服静静躺在脸盆里。我关起门来,一件一件的拿出来研究了下。着重研究了一下内裤,她的内裤比我想象的要前卫一些,用料极省,镂空透视设计,裤裆一片小小的棉料上散发着性感的骚味,上面晶莹剔透的粘稠液体显示主人身体状况极佳。

  很多人会拿内衣打飞机,我是不需要的,看过也就算了。

  我又下楼看了看菊香姐姐,开理发店的她总是最晚回家的那个人。从虚掩的门缝里我看到她今天穿的好性感,正是我最喜欢的那条黑色包臀裙,还穿了肉色丝袜,她正以一个极其诱惑的姿势趴在床上玩手机,脚上的高跟鞋都没脱。
  我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,一把推开了门,「菊香姐在呐。」

  「大朗啊,干哈呢,还不睡。」菊香姐姐一口东北腔。

  「想你了呗。」我坐到了床边,一伸手就在她那两条让我神魂颠倒的圆润大长腿上摩挲着。

  「别闹,我痒。」

  「逼痒吗?」我双手都用上了。慢慢地往上滑。很快到达了臀部。

  「那你给我挠挠呗。」菊香姐漫不经心的一说,眼睛陷入手机里拔不出来。
  「好咧。」我老实不客气,一把将她裙子拉到腰上,露出脸盆似的大圆臀,曲线动人。她肉丝里面穿的是半透明的白色内裤,黑漆漆的屁股沟若隐若现。我抓着两片肥美的臀肉往两边掰,沟里的景象又清晰了几分,不过还是有雾里看花的感觉。

  「你别把我袜子整破了。」菊香姐姐眼睛继续盯着手机。

  「破了我赔。」看着菊香姐肥美滚圆的大屁股,黑漆漆的屁股沟,虽然知道沟里的味道一定不会很美妙,我还是忍不住把鼻子嘴巴凑了上去。

  「姐姐,该洗屁股啦。」菊香姐姐衣服换得勤快,洗澡不是很勤快。我实在受不了她股沟里的骚臭味道,转向旁边的屁股肉轻轻咬着。

  「嫌弃就别亲。」

  真受不了她,手机里什么东西这么吸引她的眼睛,至始至终不曾看我一眼。
  我用一根指头抵住她屁眼一戳,「啊!痛!」菊香姐晃动两下屁股。

  这时,我看到她桌上有根吃了一半的黄瓜,我拿起来三下五去二把皮削干净,又爬到床上,抓着她裤头往下扯。

  「别扯坏了,20一条呢。」

  菊香姐抬了抬屁股,我一把扯到大腿根。我当然知道,她身上这种薄薄的丝袜确实不便宜。我哪里敢轻易弄破,我先把她两腿分开些,再用一只手扒开她屁股,抓着黄瓜直接往她阴道里塞。

  「什么东西,凉!」菊香姐姐冰得一机灵。半根黄瓜齐根没入。在我碰过的女人当中,菊香姐姐的阴道算是最深的了。

  「黄瓜。」

  「变态,我还要吃的呐。」

  「拿出来还能吃。」

  「你给我吃下去!」菊香姐姐一翻身坐起,把黄瓜抠了出来就往我嘴巴里塞。
  我捂着嘴巴在她床上打滚。

  这时,旁边的彩霞房间开始有了动静,「咿呀,啊呀!」各种呻吟传来。
  「我去看看对面。」

  「有啥好看的,俩老娘们不知道在忙活什么!先把我喂饱了再去。」菊香姐姐一把按住我。菊香姐是个俄罗斯母牛风格的大美人,她身材高大,力气也不小,直接把我按趴下了。

  「你给我趴下!」战士听到了战鼓,我毫不犹豫,命令这个曲线迷人的大块头美熟女摆好姿势,然后掏出骄傲的大兄弟,从后面直接提枪上马,骚货已经湿得不行了,一杆直插到底,菊香姐喉咙里发出销魂的呻吟。跟菊香姐姐做爱,不需要那些温柔的手段,怎么猛怎么来就好,老娘们耐操的很。我一边狠狠操她,一边伸手去够她的大奶子,这时双方个子差异导致的不方便就提现了出来,我竟然很难兼顾两头工作,抓住了奶子,下面插动起来就不顺,下面顺了,上面又抓不住,硬去抓的时候就把她扯得喊疼,我只能先顾下面了。

  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,状态好得不得了,菊香姐被我操得浪叫连连,淫水泛滥,白浆四溢,每一下撞击都吧唧一下带着水声,终于菊香姐迎来第一次高潮,她整个人猛烈的抽搐,我感觉到阴道里变得更加湿滑了,随着抽插溢出来的白浆像白色泡沫挂在洞口的黑毛上,房间里面充满了男女交配才能散出的那种淫靡气味。

  「大叔,你们真的好吵!」

  不得了,门外的丹红妹妹在发表意见了。

  「不要停,快插,使劲儿插。别管门外的小骚逼。」菊香姐姐不让停,还骂了丹红。

  虚掩的门突然开了,丹红进入了房间,「你骂谁小骚逼呢!」

  我没想到看起来走可爱路线的丹红妹妹竟然如此生猛,眼看着我们插进拔出的场面竟然面不改色。

  「别停!继续。我就骂你骚逼了,怎么了,你自己没男人还不让别人爽?」
  菊香很不满有人过来打扰她享受。

  「我跟你拼了!」

  丹红猛扑了上来,吓得我差点阳痿。丹红扑上去就抓菊香的头发,菊香姐怒不可遏,奋起反抗。

  「大朗你给我下去!看我不撕烂了这个骚逼。」菊香姐厉声叫道。我这才想起来我还骑在她屁股上呢。我刚想爬下来,觉得不对,菊香姐170的个头,丹红妹妹大概只有155,跟我差不多高,她如何打得过菊香。为了平衡我就不敢下去。

  「快下去!」菊香姐给我发出最后通牒,她头发被扯得不轻。

  「别打了你们。」我突然有一种一家之主解决妻妾争风吃醋的感觉。

  不过显然我的话没什么卵用,丹红下手挺黑,一边拉头发,一边还伸手拧菊香的大腿肉。战争一边倒的局势不是我想看到的,我只好下去,没了我的阻碍,菊香姐姐毕竟力气大,很快翻转了局面,一下子骑在了丹红妹妹的肚皮上,她几乎是光着屁股的,袜子内裤都还卡在大腿中段。

  丹红妹妹两只肿胀的大奶几乎要被菊香挤爆了,她却不肯服输,嘴巴里嚷嚷道:「我恨你叫我骚逼,特别是你这个大骚逼,没资格叫我骚逼。」

  看着丹红渐渐不敌,我连忙上前去拉着菊香姐,「别打了,都是邻居。」
  「哎哟,怎么打成这个样子了!」

  我回头一望,彩霞和杨春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。两个人都衣衫不整头发凌乱,显然她们刚刚玩得也挺嗨。

  「杨春,我总说你毛多还不剃,没想到菊香姐比你还多毛。」彩霞看着菊香的大白光屁股指指点点,大家住在一起久了,彼此也都认识,不过对方的裸体却也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。

  确实,这里的女人当中,菊香是阴毛最多最茂盛的,黑乎乎跟一块毛巾似的贴在两腿间,可能是因为摩擦的原因,她说有时走路会突然扯到生疼。

  「好了好了,你们别添乱了,赶紧把人拉开。」我不满道。

  丹红被大家救出来时,已经软得跟什么似的,两只巨乳不知何时已经从睡衣里跳了出来,我看得眼睛都直了,那形态,跟大蜜桃似的,极其诱人,不过此时这个蜜桃上面有一些凌乱的手指印,红红的,让人看了就心疼啊。

  丹红似乎忘记了把奶子塞回去,坦胸露乳继续跟菊香吵架,「你这个大骚逼,我不怕你!我会喊人来打你。」

  「你有本事现在就去给我把人喊过来!」菊香一边提着裤头一边回击,她的丝袜已经烂了。

  丹红骂了菊香还不过瘾,又把帮忙救她的彩霞和杨春也一起骂了,「你们两个也是大骚逼,恶心不恶心,两个女人滚床单。就不能消停些吗?吵死人了知道吗?下次请你们都把嘴巴闭紧点!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。」
  丹红把多日来的愤怒发泄完终于走了,剩下一群莫名其妙的人。

  「大朗,怎么旁边住着这么个疯子我一直不知道,这还让人活吗?我都没有嫌她音响开太大。」彩霞满脸不快。

              (未完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